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梦晓时分再续前缘-(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2:26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一阵清风,梨花飘然落下,周围很是寂静,时而会有几声虫鸣。清晨的露水已经沾湿云晔的薄衫,显得特别的单薄。云晔一直往城里张望,希望能看到梦瑶的身影,可惜现在都已经快天亮了,怎么还是没有那牵肠挂肚的身影呢。

离约定的时辰快到了,从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起来起码有五六个人,而且步速很快。眨眼间,云晔就被一个麻布袋套住了,抬出了城门来到西郊的野外才扔到地上,一顿乱拳脚猛打,大约持续了半个时辰才停下来。那是有人放下狠话:穷书生,你要是再赶找孟大小姐,就送你去见阎王,呸....

云晔艰难的从布袋里钻出来,满身伤痕,嘴角流血,眼睛红肿,可以说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原来那班人是梦瑶的爹派来的,那证明梦瑶肯定是被捉回去了,安全就好,安全就好。一身伤的云晔还只顾着梦瑶的安全,不理会自己身负重伤。

云晔艰难的回到西郊云村的家,家中摆设很简单,是普通的农户人家。云晔回到家直接躺在床上,家里只有他一人,空空如也。伤拖久了,成病;病拖久了,难医。一周后,云晔病入膏肓去世了。

而在同一天里,战死边疆被送回京城的蒋逸却离奇的苏醒了。

孟梦瑶一直都被软禁在房间了,只有靠贴身侍女胭脂帮忙打听云晔的消息,得知云晔病重身亡后,伤心欲绝,竟以自尽相陪黄泉路,幸好被看门家丁发现,得以幸存下来。

由于蒋逸身中剧毒,所以一直都在家中休养调理,很少出门,而且蒋逸一直只相信自己的心腹,所以在他身边的人很少,根本就不会发现他自从那次苏醒后的变化。

京城六皇子府里,“打听到襄州孟家大小姐的消息了?”

“回公子,已经打听过了,虽然传言智貌相全,但已经有一年没有出过家门,具体情况还是不清楚。”

“知道了,戾风,帮我安排,我今晚要出发襄州。”

“是。”戾风转身离开,留下深思的蒋逸,眼里的兴奋一闪而逝。

襄州孟府里,“我的宝贝女儿啊,你都这年龄,还待字闺中,会被人笑话的。爹爹为你择选了那么多,你一个也没相中吗?看看这刘大人的公子,器宇轩昂,能文能武,是个不二人选,你考虑考虑。”孟公苦口婆心的劝着自己的女儿,希望她早日找到门当户对的如意郎君。

“觉得刘公子那么好,要嫁就你自己嫁,我会接受的.....”孟梦瑶执意不嫁,非云晔不可,转身又回到自己的闺房里。

孟公看着女儿只能叹气摇头。

两天后,蒋逸与戾风已经来到襄州的凤祥客栈。客栈的顶层可以俯瞰到孟家,蒋逸模糊记得孟家大小姐闺房的方向,久久眺望。

第二天,戾风在胭脂每天必经之路候着,趁机巧妙的将一封信放入胭脂的篮子里。胭脂回到府里,发现篮子里有封给小姐的信,就急匆匆跑到梦瑶的闺房。梦瑶看着信封熟悉的字,记忆飘到远方。与云晔相爱那段时间,常常以书信来往,所以对云晔的字迹很是熟悉,看到现今手中的信,仿佛云晔没有死,还在她的身边守候着。

胭脂看到自己小姐又沉浸在回忆中就着急地推她一下,“小姐先看看信的内容是什么。”

梦瑶猛地回神,打开手中信,里面只有短短的几行字,“相爱时短,阴阳相隔,勿想念,寻新爱,足矣!”处名云晔。梦瑶抱着信痛哭,云晔不忍心我的执着,不忍心我的守候,云晔没有死,没有死。

梦瑶终于步出孟府,想寻找云晔,可惜她去了所有他们约会过的地方都没有云晔的身影,慢慢的梦瑶开始失望,“难道云晔再不想见到我了?”就在梦瑶自言自语时,蒋逸走到她跟前放下一小木马玩具,转身离开。等梦瑶反应过来就只看到公子的背影,再追出去已经不见踪迹。

小木马玩具是云晔给梦瑶的定情信物,是云晔亲手雕刻的,而且梦瑶记得小木马右眼睛有一块干血迹,是云晔刻时不小心弄伤手留下的。梦瑶飞奔回家里,翻出自己收着的小木马,对比一下,这小木马竟然一模一样,在同一地方有相同的痕迹。看那公子的身影又不像是云晔呢,那公子壮实一些,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官家子弟,怎么会有这小木马?

梦瑶拿着小木马百无聊赖,就去了城外西郊亭,那是云晔和梦瑶经常一起看日落的地方。距离西郊亭百步远,梦瑶又看到那公子的背影,便加快脚步。蒋逸听到脚步声,便不回头的离开了,步伐之快,梦瑶根本追不上,就这样眼光光的看着蒋逸消失在眼前。

走进西郊亭内,刚好是日落,梦瑶呆呆地望着日落西山,准备往回走时,发现脚下才到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块绣帕。绣帕绣了一对鸳鸯在荷花池上游玩,很是生动,右下角有个处名,一看竟是梦瑶的小名鸯鸯。梦瑶杏眼睁得圆圆的,难道这是我留在云晔处绣帕,差点认不出来。之前来过无数次都没有这绣帕,肯定是那公子留下的,那肯定是云晔,“云晔,你在哪,快出来,不要躲着我了。”

夜深,襄州知府忙里忙外的,紧张兮兮的,看排场是有大人物要来临。美酒佳肴都已经摆满的桌子,歌舞才女都已经在候着,只是为了六皇子的到来。襄州知府吕大人打听到,这六皇子是皇上的宠子,将是成为太子的最佳人选,如果这次招待好了,自己闺女鸯鸯被看中,就很有可能是以后的太子妃了。吕大人正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管家来通告,六皇子来了。

蒋逸一看这排场,眼中划过一丝轻蔑,就坐在堂上。“看来吕大人费了些功夫了”,蒋逸淡淡地说。

“哪有,哪有,六皇子光临寒府是吕某几辈子修来的福,招待不周望见谅”。吕大人讪讪的笑,“六皇子请用膳”。转身吩咐管家“歌舞开始。”

一舞完毕,领舞女子上前作揖,道“民女鸯鸯见过六皇子。”鸯鸯低眉娇羞的样子,很是惹人怜爱,一身轻纱盖不住妙曼的身姿。

“你叫鸯鸯,抬起头来”,蒋逸轻佻的说,“确是一个娇媚娘,楚楚动人。”

“是想入我六皇府?”看向旁边候着的吕玮。

吕玮恭敬作揖道“小女鸯鸯久仰六皇子的英名很久,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侍奉左右,若六皇子不嫌弃,小女愿为奴为婢。”

“那好,带回府里先做侍寝侍女,”蒋逸对戾风说。

吕玮很是惊讶,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做侍寝侍女,但蒋逸低着眼睑用膳,看不出是真是玩笑。鸯鸯却马上作揖谢了蒋逸,跟在戾风出去了。

“听说襄州今年旱灾出力最大的不是你们知府,而是孟家呢,有此事吗?”蒋逸凌厉的目光看着正在流汗的吕玮。

12下一页

---- 作者寄语:闲时写作,希望大家会喜欢,谢谢阅读!

垃圾车的价格出售价格

枣庄国标MPP电力管销量大增

许昌PE渗水管相关知识解析&

大冷冻车厂家厂家批发

针灸培训班秦皇岛针灸培训班多少钱

钢钉线卡自动插钉机一机多用广西钢钉线卡自动机生产厂家

多利卡套臂压缩垃圾车琼海压缩垃圾车价格

河南工字钢冷弯机经销商H型钢冷弯机

福田2米6小型国五肉钩车冷藏车好配货吗

东莞樟木头电子库存积压回收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