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去年宁波空港口岸截获各类禁止携带入境物重达413141公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36:31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原标题:去年宁波空港口岸截获各类禁止携带入境物重达4131.41公斤  2018年,宁波空港口岸截获各类禁止携带入境物重达4131.41公斤,包括各类动植物及其产品。由4314人次的入境人员携带,共计5715批次,同比分别增长11.33%和9.17%。春节来临——  一年拦下4131.41公斤空港口岸截获物创新高  去国外旅行带回的木质工艺品,甚至吃了一半的水果,竟然在海关被没收了?别着急上火,要知道,这是从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角度在考量。  “外来物种并不总是美味和友善的,比如木质工艺品里没准就藏有对林木危害极大的物种的卵。”宁波机场海关旅检一科副科长边克彪说,“每天海关的检疫实验室都要高压灭菌处理掉一批又一批的水果、花草等截获物。”  2018年,宁波空港口岸截获各类禁止携带入境物重达4131.41公斤,这些截获物包括各类动植物及其产品。由4314人次的入境人员携带,共计5715批次,同比分别增长11.33%和9.17%,均创历史新高。  2018年,宁波空港口岸出入境航班10386架次,出入境人员144.7万人次,同比分别增长8.99%和18.49%。“出境旅游人数快速增长,是空港口岸截获物增长的重要原因,同时也反映出市民对相关法律法规缺乏了解。”边克彪表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邮寄进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规定,禁止携带、邮寄入境的产品分为三大类,包括动物及动物产品类、植物及植物产品类和其他检疫类。  “宁波空港口岸的主要截获物包括水果、花卉、竹木制品、药材、种子苗木、蔬菜、动物水产、肉制品等。这些物品如果扩散到自然环境中,对生态安全有着巨大的潜在风险,可能造成外来生物入侵。另外,不少动植物及产品还容易携带病毒、线虫、细菌、真菌等有害生物。”边克彪说。  “由于城市异宠热的兴起,旅客非法携带活体宠物入境事件时有发生。部分宠物如蜘蛛、蜈蚣带有毒性,无论对个人还是对生态环境风险都很高。”去年,宁波机场海关从一名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旅客随身行李中查获一只国家禁止进境的二类有害生物——非洲大蜗牛(Achatinafulica)。非洲大蜗牛是世界公认的“田园杀手”,具有极强的繁殖能力和抗逆性,还是许多人畜寄生虫和病原菌的中间宿主,被列入全球100种恶性外来入侵物种黑名单,也是首批入侵我国的16种外来物种之一。  据统计,2018年,宁波海关从空港口岸截获的动植物和动植物产品中检出各类疫情564种次,其中包括真菌474种次,细菌15种次,昆虫29种次,线虫21种次,杂草22种次,软体动物3种次。  外来入侵物种成生态系统最大生物威胁  长期关注外来生物入侵及非传统安全问题研究的宁波海关动植处处长钱显明告诉记者,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生物入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全国已发现的入侵物种有618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向全世界发布的100种最具危害性的外来生物中,有一半以上已入侵中国。2018年,入侵我国的外来物种已经由2013年的544种增加到754种,五年增幅达38.6%。  “外来入侵物种是生态系统最大的生物威胁。”钱显明说,外来有害生物侵入适宜生长的新生态环境后,由于新生态环境缺乏能制约其繁殖的自然天敌及其他制约因素,其后果便是迅速蔓延、大量扩张,形成优势种群,并与当地物种竞争有限的食物资源和空间资源,造成当地物种的灭绝与丧失。  钱显明表示,生物入侵已被公认为除生态环境破坏以外造成生物多样性丧失的最大威胁。生物入侵大体有三种方式:一是成为优势物种,通过捕食、寄生、分泌、竞争水分和阳光等方式威胁原来地区的生物;二是通过改变生态环境的影响,间接影响生物多样性;三是通过基因渗透、杂交,形成具有更强入侵能力的杂合体基因型入侵生物,使本地物种不能很好地进行繁衍。如通过放生入侵我省生态环境的巴西龟,已经造成本土两栖类、龟类等生物大幅减少甚至灭绝。  “外来入侵生物,会对农林牧渔业造成巨大的经济影响。一方面,外来入侵生物可能造成农产品产量下降、品质降低;另一方面,用于外来入侵有害生物的防治费用也十分巨大。”从事宁波口岸截获物物种鉴定工作的宁波海关技术中心生物分中心主任黄素文说,宁波作为我国沿海重要港口城市,外向型经济发达,同时也深受外来生物入侵影响,对经济可持续发展、生态文明建设构成了严重威胁。  上世纪九十年代,外来生物加拿大一枝黄花传入我市,2万多亩耕地受到影响,高速公路沿线、荒野地以及部分绿化地均可见其身影。1991年,浙江省首例松材线虫在象山发现,随后逐渐蔓延,高峰时,全市松材线虫发病面积达63万亩、病死树350万株。从1998年开始,我市每年安排财政专项资金400万元用于松材线虫病防治,每年10月至次年4月,我市都要组织几千人的专业除治队伍大规模清理病死树。到2018年,全市松材线虫发病面积仍有7.7万亩,病死树6.6万株。据悉,我市发现的福寿螺、牛蛙、巴西龟、凤眼蓝(水葫芦)、大米草、豚草等外来生物,均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公布的全球最具威胁的入侵物种。  “不仅如此,外来有害生物还会对国际贸易造成影响。进口国以防范外来有害生物入侵为由,采取多种多样的技术性贸易措施,使得贸易相关方成本增加,通关速度减慢,阻碍了国际贸易的正常发展。”黄素文说。  正是由于我国部分地区发生松材线虫病,2001年10月1日起欧盟委员会对来自我国的针叶树木质包装强制采取紧急检疫措施,必须经熏蒸和热处理,检疫合格并随附植物检疫证书,否则就销毁、作除害处理或退运,导致企业出口成本显著增加。  跨境电 商购物“井喷”邮包里同样危机四伏  随着跨境网购的兴起,跨境电 商购物呈井喷式增长。2018年,宁波邮路口岸共进出境邮件1472.8万件,堆积如山的邮包里也是危机四伏。  “部分市民对检验检疫政策法规不了解,跨境购买国家法律禁止邮寄入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无意间变成了外来有害生物的‘搬运工’。同时,也存在部分收寄件人在未事先办理检疫审批手续和未取得输出国官方检疫证书的情况下,明知违法,仍以瞒报虚报和夹带等方式多批次非法邮寄动植物入境。”宁波邮局海关电 商科科长徐艳告诉记者。  去年年初,宁波邮局海关连续在邮包中截获2批次来自日本的盆栽植物。经实验室鉴定,一批为津山桧,一批为黑松,且带有大量泥土,均为国家禁止进境物。去年5月,宁波邮局海关工作人员在一件来自日本的邮包中,从旧木桶壁夹缝中捕获了两只蜈蚣,体长20厘米,经鉴定为少棘蜈蚣,一公一母。去年9月,宁波邮局海关工作人员在申报品名为“figures”的邮包中,截获4公4母共8头鞘翅目锹甲科日本条纹扁锹,分别装在8个报纸包裹的塑料盒中,每个盒内还盛有木屑、饲料。  去年,宁波邮路口岸共截获种子种苗、少棘蜈蚣等小型活体动物、来自猪瘟疫区的肉类及其制品、胎盘提取物等各类禁止进境物423批次,其中包括非法邮寄进境的绣球花、番荔枝、薰衣草、芥菜等植物种子种苗95批次,累计检出大麦条纹花叶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线虫、真菌等有害生物59种次。  “农林部门和科研单位在入侵物种研究、预防、预警、控制和防治等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和治理工作。但有害生物的治理要投入大量的财力、人力和物力,因此,事前预防是更经济和高效的选择。”黄素文说。  宁波海关紧紧把守着DI御外来入侵物种的安全防线。2018年宁波海关累计截获各类有害生物728种33954种次。其中,检疫性有害生物74种、1963种次,涉及货物1253批,同比分别增长7.25%、15.54%、23.51%。截获3种国际上尚未命名的新种:叶潜蛾新种(Phyllocnistispodocarpasp. nov.)、根结线虫属新种(Meloidogynesp.)和天牛新种(Nyphasiapascoei)。  “提高群众对生物入侵的认知度和参与度,是防止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的有效手段。而当前部分群众对海关口岸检疫执法仍存在一定误解,不理解不配合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需要利用各种媒体平台,开展多渠道、多场景、多形式的宣传,让更多群众了解生物入侵所带来的危害,更好地规范自己的行为,将对相关法律法规的遵守上升为一种自觉行为。”钱显明说。  春节假期临近,不少市民有出境旅游的打算。边克彪建议旅客提前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邮寄进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出境游归来切勿违法携带国家禁止进境物,以免物品被截获退运或销毁而遭受损失。  小龙虾泛滥令荷兰人头痛  近日,海牙水利局和自然专家对来自美国的美国螯虾(de Rode Amerikaanse rivierkreeft)拉响了红色警报。  海牙Ypenburg地区受灾最严重。因为太多龙虾在草坪上乱爬,一场足球比赛不得不中止。  “它们什么都吃!”荷兰皇家自然历史协会(KNNV)负责人Geert van Poelgeest表示,它们对别的水底生物产生了威胁。  不仅是荷兰西部,荷兰东部的水利局也觉察到美国小龙虾在逐渐增多。而这些美国小龙虾是以何种途径千里迢迢入侵荷兰的,目前说法不一。一种较被认同的说法是:小龙虾是跟随大轮船的蓄水箱跋涉重洋来到荷兰的。  Geert van Poelgeest表示,现在小龙虾泛滥的情况已经十分严重,已称得上是“彻头彻尾的灾害”。更可怕的是,它们已经逐渐取代了荷兰的原生物种。  之前,荷兰有专门机构做了一项调查,发现小龙虾的数量在过去的十年里翻了一番,它们的领地越来越大。  “虽然小龙虾被越来越多的生物吃掉,比如白鹭、白斑狗鱼和鳗鱼。但要真正解决问题,我们就必须尽可能多地抓住它们,并设立倾斜的堤坝。”荷兰生物学家Bas van der Wal表示。  与此同时,荷兰专业机构在网站上特地刊登了专门的报告表格,呼吁小龙虾目击者填写,以便及时跟踪处置。(董娜整理)  呵护“生物安全”你我有责  从国外探亲回来,偷偷带回一把植物种子,在自家的庭院里试种;家里养着的那几只巴西龟,孩子玩腻了,要不还是带去野外放生?殊不知,您的无意之举,或将破坏本地的生物链。  对付外来入侵生物,除了空港口岸进出境联检单位紧紧守住国门安全防线以外,还需公众加强防范意识,而前提是我们对外来入侵生物的危害有足够了解。  从加拿大一枝黄花到水葫芦、水花生、大米草,从福寿螺到松材线虫……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市讨伐外来有害生物的“全民战争”从未停歇。  对付外来有害生物,应做到“早预防,早发现,早控制”。因为专业队伍人手有限,不可能角角落落都跑遍。市民如发现身边有生长异常而且“眼生”的生物,应及时告知专业机构。对于不认识的杂草、虫子及其他物种,可以把标本拿给检验检疫专家看看,请他们做出是不是外来入侵物种的正确判断。  对外来入侵物种知识的宣传,是环境保护的一个新领域。人们应自觉地将外来入侵物种与自己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对随意携带、引进、种植或养殖外来物种以及随便放生外来物种等行为要有正确的认识,时时绷紧“生物安全”这根弦。

干粉灭火剂货源

名片夹

大型碎纸机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