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铁矿石恶性涨价压迫装备工业发展是嘛

发布时间:2021-07-12 03:50:45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铁矿石恶性涨价压迫装备工业发展

导读: 今年原材料涨价很厉害。 某装备制造企业老总向说道,语气中带着无奈, U形管用钢材涨价,带动产品整体成本上升,目前估计每吨产品的成本会上涨35万元。 当追问如何消中国有稀土化成本的上涨时,这位老总 ...

“今年原材料涨价很厉害。”某装备制造企业老总向说道,语气中带着无奈,“U形管用钢材涨价,带动产品整体成本上升,目前估计每吨产品的成本会上涨35万元。”当追问如何消化成本的上涨时,这位老总说除了加强管理尽力压缩其他成本之外,没有太好的办法。

2008年2月18日,国际三大铁矿石寡头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VRD)正式宣布与新日铁和浦项制铁达成2008财年铁矿石协议:南部铁精粉上涨65%,卡拉加斯粉上涨71%,该涨幅仅次于2005年75%的历史最高值。

近几年来,铁矿石连续大幅度涨价,丧失话语权的中国钢铁行业在接受巨额涨幅的同时,通过产品涨价等形式将这一负面影响向产业链的下游传导。对钢材消耗大户装备工业来说,铁矿石涨价带来的成本负担已经越来越成为“不能承受之重”。

2005年,中国遭遇铁矿石创纪录的恶性涨价,钢铁下游行业利润下降达50%以上,其中装备工业的代表性行业——工程机械行业的平均利润下降更严重,平均下降了78%,有部分企业的利润下降甚至达到90%,对PE、PP的挤出就采取缓冷进行进入微利运营的危险境地。

同年,对于装备工业中另一个用钢大户造船行业来说,钢材所占成本平均达20%左右,加上行业本身净利润较低,钢材涨价带来的冲击也相当大。以A股上市的三大造船企业为例,钢材涨价的影响非常明显,即使上游钢铁企业只把一半成本因素转嫁,即钢材价格只上升3%,广船国际也面临亏损威胁;对江南重工,在钢材价格上升3%时,公司净利润下降20%,钢材价格上涨6%时,净利润下降42%,钢材价格涨幅达到10%时,净利润下降70%;沪东重机的情况与江南重工类似,不容乐观。

2008年,恶性涨价再次袭来,装备工业又感受到了凛冽的寒意。生产高碳钢轴承和Cr15的铬钢轴承的临西海轴轴承厂2008年初订单比去年同期减少20%,原因是成本上涨20%以上,造的越多亏损越多。像临西海轴轴承厂这样原材料、市场“两头在外”的装备工业企业不在少数,除了极少数占据市场和技术优势的企业,绝大多数装备工业企业都难逃钢材涨价带来的危害。

为了解决钢材价格上涨带来的问题,东方锅炉想出一个好办法:“与临近的钢铁厂建立紧密的长期合作关系,一方面帮助其提高生产能力和产品水准,另一方面优先采购这些钢厂的产品。“我们这是一个好汉三个帮。”东方锅炉的总经理吴焕琪向介绍东锅的经验。对于东锅这样深处内陆的企业来说,减少物流成本的确可以有效抵消钢材涨价的影响。

但是,这也只是权宜之计。2008年年初三大铁矿石寡头之一的必和必拓声称将收购另一寡头力拓,引发轩然大波。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外资寡头势力的增强,将进一步削弱中国的话语权。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中国装备工业的原材料危机很可能进一步深化。另外,国内钢铁巨头日益急促的并购整合行动,也会威胁到与东锅合作的当地中小钢厂。这种愉快的合作关系能维持多久,是一个大问题。事实上,在中小钢铁企业扎堆的河北省,今年春节以来,相当多的中小民营钢铁企业亏损停工,近6成的小钢厂被迫关闭。

中国钢铁行业和下游的装备工业之间,相互之间在产业链上的协作和整合其实并不理想。

像东方锅炉这样主动协作并取得实效的合作其实并不多,原因除了利益分配问题之外,很大程度上还在于钢铁企业生产的产品不能满足用户需求。以装备工业大规模采购的900mm厚板为例,国内水平最高的宝钢集团,也不能提供令用户满意的产品,进口成了用户企业唯一的选择。再比如,制造火电站锅炉所需的某些高参数的U形管钢材,只能向国外个别企业进口,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装备工业崛起的过程中,类似的原材料工业等上游产业带来的“瓶颈”已经越来越明显。

相比之下,日、美等国企业并购垄断这也是恩格尔为NCC提供的第1台注塑机风潮,沿产业链的纵向整合历来是最重要的主题。以日本为例,新日铁不仅和同属三井财团的三井物产保持十分紧密的联系,而且还联合JFE、三井物产等在巴西广泛投资,全力扶持巴西淡水河谷(CVRD)成为世界三大铁矿石寡头之一。此外,日本的钢铁企业还与中韩两国的钢铁领军企业浦项制铁和宝钢建立全方位的战略联盟,通过相互持股、人员交流、技术援助等方式将其与自身捆绑在一起,以主导东亚地区的钢铁产业发展趋势。加上石川岛播磨等重工企业在财团框架内的高效协作。这样,整个日本钢铁行业和下游的装备工业从整体上就具有了很强的抵御风险的能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还能够联手主导全球产业的发展方向。

在这种情况下,国内钢铁行业整合的呼声日益高涨,给本来就脆弱的产业链带来了相当大的不确定因素。如果再考虑到国内钢铁企业产品研发的能力,假如实现大一统,中国钢铁行业也只能是一个风险抵抗能力低下的松散联合体。离开装备工业的参与,这种整合很有可能会被外资势力所利用,于国家的产业安全,甚至民生福利都十分不利。

从研发的角度来讲,装备工业对于提升一国的产业实力起着关键和直接的作用。铁矿石涨价引发的高成本挤压了装备制造企业用于研发的资金,在行业平均利润不到10%的情况下,同时应对国际同行的研发竞争和原材料涨价,对于中国装备工业来说将极为艰难。如果装备工业被迫长期停留在做打工仔、挣血汗钱的阶段,中国的强盛就只能是一个幻想。

力求崛起的中国装备工业,需要来自产业链上游的支持,二者之间的协作与整合将是大势所趋。铁矿石恶性涨价是一场危机的开始,也是中国产业变革明确无疑的信号。

陆丰工服定制
兰州职业装订做
定西工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