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鸿隆讲下拉长10年观没有比股市归报更高的投资

发布时间:2021-10-14 19:24:21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金鸿隆讲下拉长10年观没有比股市归报更高的投资

金鸿隆讲下拉长10年观没有比股市归报更高的投资 2021-06-14 178 0 瑞银证券成立于2007年。作为中国唯一一家完全许可的外资证券公司,它在中国经历了14年的风风雨雨。2018年,瑞银集团在瑞银证券的持股比例从2007年的20%上升至51%,成为首家通过增持内地合资券商实现控股的外资金融机构。目前瑞银正在转让16%的股份,完成后持股比例将达到67%。

钱是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从欧洲到香港,再到,他从事商业活动已逾27年。最近中文版《巴伦周刊》采访了他,谈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瑞银金鸿龙证券在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国a股的未来。

钱于君:事实上,外资进入中国是在a股市场重新开放之前开始的。上海证券交易所于1991年开业,1992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试行人民币特种股票,又称b股。当时,中国企业经过重组和规范运作,进入上海和深圳的资本市场,为国际机构投资者进行国际配售。因此,这些公司成为在国际配售支持下成立并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份公司。可以说从1992年开始,外资就参与了a股市场。

快进到2015年,股市做了大调整。外资进入的另一个窗口是2018年,中国领导人在博鳌论坛上宣布放宽对外资金融机构设立的限制,金宏龙扩大了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业务范围,拓宽了中外金融市场的合作领域。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外资在合资证券公司的持股比例可提高至51%。那一年,瑞银证券有幸成为首家外资控股的证券公司。今年4月,瑞银进一步增持了瑞银证券16%的股份,转让交易完成后持股比例将达到67%。

所谓职能监管,是指任何与国内资本市场相关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甚至未来的理财子公司,都要由证监会或者证券监管部门整体监管,这是严格意义上的职能监管。反过来说,如果券商或者其他机构想经营股权,比如股权贷款做抵押,这是普通银行想要或者可以做的,也可以接受银监会的监管。

钱于君:首先,提供灵活性。监管的出发点不是把机构捧死,哪怕是持证个人——。当然,一些金融服务行业,例如涉及服务大众的行业,可能对持牌机构和个人有一定的要求。但除此之外,没有必要监管持牌金融机构的每一个新项目和新产品,也没有必要进入每一个新的地区市场。

所以我们还是希望看到监管有紧有松,但总的来说还是要让金融机构发挥各自的优势和长处。特别是——家在华外资金融机构,尤其是母行控股的,甚至未来全资控股的,要赋权给它们,让它们充分利用母行的全球网络和规模优势,真正把中国资本市场和海外连接起来,让所有的金融机构,无论是中资、外资、民营还是国有,都能让千帆走出国门,相互竞争。

因此,一个成熟的大型综合性跨国金融机构已经具备了这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公司高管为了安全目的放弃部分业务;第二道防线是发现问题,把问题干掉。一般二三道防线出现问题后,我们自己处理。对于这种情况,国内外的监管精神是一样的,从轻处罚,或者保证沟通后不再重复。

《巴伦周刊》中文版:这三道防线的形成有一个基本条件,就是监管机构发现问题后会重罚。例如,美国r

钱:我想国内机构也有这个想法。中国是大陆法系,不同于英美法系。英美法系强调的是“无禁则行”,大陆法系则倾向于谨慎对待一件事,即批准后实施。但金融毕竟是一个开放的行业,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与此同时,客户的需求和市场本身也在迅速变化。在这个高度竞争和不断变化的环境中,监管框架当然应该提供可预测性。

从瑞银自身的业务结构来看,瑞银在全球行业排名第一,是买方业务;其实第二大业务是投行业务,属于卖方业务,和第一大业务有内部关系。我们第三大业务也是买方业务,就是资产管理。据一季度季报显示,瑞银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的金额已经超过4万亿美元。瑞银的特点是跨境业务,尤其是股权,包括并购、IPO、承销、保荐等投行业务。这使得瑞银证券一开始在投资银行和二级市场做经纪业务,经纪业务的重点是围绕现金股权和股权衍生品。

90年代中期,很多中国企业在香港上市,90年代中后期,大型国企开始在美国上市。这些中国企业乘船出海,使得当地的外国投资者开始关注这些来自新兴经济体的高增长的中国龙头企业。后来这些公司越做越大,成长性也没有以前高了。中国的新经济产生了大量的企业,如、美团、哔哩哔哩等。就这样,外国投资者越来越了解中国。

之后,一些境外机构投资者跟随瑞银投资QFII。2007年瑞银证券开业后,瑞银是这些外资服务券商在a股的首选。当然,可能会有1-2家中资机构,因为从QFII开始的规则要求开户不得超过3个,但实际上交易往往集中在首选券商。因此,我们的业务非常自然,主要服务于外资进入a股市场

资人。

对于国内券商核心竞争力方面,首先,零售经纪业务最早靠的是物理网点,瑞银进来的时候,对零售经纪业务完全不熟悉,所以我们接手北京证券的时候,只留了一线城市的少数几个对公业务的营业部。但我们不后悔,因为那不是我们熟悉的业务。零售业务不是外资的优势,当然瑞银证券旗下有一个相当不错的财富管理业务,但我们不靠当年的物理网点。

所以我觉得国内券商跟外资天然的优势在于,国内券商可以拿很多项目,包括能聘用很多员工。国内头部券商的承销保荐团队,我听说平均过千人;我们的承销保荐团队,先过去10年,一直稳定在100人左右。这里面有另外一个逻辑在,就是我们外资做高举高打的同时,我们的项目选择标准和要求一定不能低于全球。因为这是一个新兴市场,最好能先不赚不赔,再到有一定的盈利,然后再加大投入来扩大我们的业务规模。

钱于军:其实我们思考过这个问题。对公业务是一种高端的金融服务业,它是全球性的。如果外资进来,一上来就拼命的做零售经纪业务,很可能水土不服;但是如果一上来的定位就是做对公业务里面最高端的,因为外资有一些经验、国外的优势、网络,恰恰能使它一开始能够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

钱于军:瑞银进来的时候,原来的北京证券在风控方面出了问题,尤其是零售经纪业务出现了大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政府选择瑞银入股,一方面是因为瑞银对中国市场相对比较了解,有长期承诺,另一方面看重的是我们的风控能力。

钱于军:应该辩证地看。首先瑞银集团来看,因为有了瑞银证券,整个瑞银集团在海内外做中国业务时候才有独特的竞争优势。因为瑞银集团独家管理了这么一个平台,而这个平台是所有中国外资券商里面唯一一个全牌照的,所以什么业务我们都能做,这是个有和没有的问题,0和1的问题。

说到投资A股,除了瑞银证券的收入以外,其实集团获取的更多,可能是瑞银证券好多倍。一级市场如此,二级市场也同样如此,因为瑞银证券交易的只是RQFII、QFII的一部分,而通过港交所交易的收入,不会落到瑞银证券,而落在瑞银亚太区的二级市场的经纪部门,正如上面所说,陆港通占到外资进入A股总量的70%-80%,RQFII、QFII才10%-20%,集团的收入其实比瑞银证券高好多。

瑞银集团在计算中国业务收入时,是把境内外中国所有相关收入全部混到一起算的,不分法人实体。这也反过来证明,我前面讲的诉求——要允许我们母行在该帮我们的时候帮我们,不管是注资还是借贷,还是直接分账,反过来瑞银证券向母公司汇报的关系要强化,不应该淡化。做业务要允许瑞银证券帮母公司服务,反过来能跟母公司联手一起服务好最重要的国内外的客户。

1978年改革开放是到2018年正好也是40年。金鸿隆40年来,中国经历了特别高速成长期,整个国民经济有了长足的增长。可是资本市场方面,在大部分时间是滞后于经济的。可是随着中国跟国外经济体水乳交融,中国的国企、民企都深度融入了全球产业链。在这样大背景下,国际投行才有很大的舞台,帮助很多的中国企业走向香港市场,走向美国、欧洲上市。

这一点用规模经济的逻辑来看不难理解,只有把很多钱铺在一起,才能获得最低的成本,因为需要养活一批最精尖的买方的分析员、投顾和操盘手;反过来,只有钱够多,才能真正意义上做全资产类别、风险分散的配置。坦率的讲,散户不可能去买很多复杂的对冲,做一些套期保值的风控的工具,而大的基金它一般都会不让自己的风险敞口太大,一定会做一些反向对冲。

哪家医院治男性疾病

治阳痿

治包皮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