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或领导新兴市场保卫战

发布时间:2021-01-25 14:54:08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中国或领导新兴市场保卫战

■市场清楚地看到整个新兴市场的船板在摇晃,而中国有望再度充当舵手。与1997年不同的是,这次如果还要中国挡枪,那中国就要拿人民币换回大量的股权、资源、品牌、技术等。再顺势使人民币成为第三世界资源国的储备货币,握住全球生产链的上游,以此为契机推动人民币对大宗商品的计价、定价功能。  ■从内部来看,中国在2014年必须保持经济、政治和社会的稳定,特别是要管理好预期,以及至关重要的流动性。  最近一段时间新兴市场乱象纷呈。上周主要新兴市场货币出现动荡。23日,阿根廷央行为了保住外汇储备放弃干预汇市,比索兑美元汇率暴跌13.2%,单日跌幅为12年来最大。尽管土耳其央行在上周四宣布进行约30亿美元的市场干预,但土耳其里拉仍然在上周五创出新低。路透的报道亦称,多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央行在上周五对市场进行了干预,来维护其货币汇率,这其中包括印度、中国台湾和马来西亚。俄罗斯也再度放宽了卢布交易区间。然而,这些措施收效甚微。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俄罗斯卢布和南非兰特对美元的汇率都在上周五下跌超过1%,后两者创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卢布对欧元的汇率创出历史新低。与此同时,全球主要股指全线大跌,带动市场风险情绪大幅回落,VIX暴涨46%,创2010年5月来最大单周涨幅。  新兴市场动荡的深层原因  引发新兴市场动荡的深层原因是QE退出再叠加各种社会和政治风险。美国经济的持续改善将加快美联储极端宽松货币政策转入正常化的速度,从2014年1月1日起美联储已开始削减100亿美元的QE规模,预计在1月31日召开的议息会议上再削减100亿美元的概率在70%以上。更为关键的是“如何增强前瞻指引”——如果美国经济改善的速度比预期更快,而通胀也开始上升,则美联储可能修改前瞻指引的预期时间,在年内即完全退出QE.QE退出的最直接后果是资金从新兴市场撤出,这一趋势自去年6月份即已开始。今年以来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已出现4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出。据EPFR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2日的一周里就有24亿美元的资金流出,连续第13周扩大资金净流出趋势;仅拉丁美洲市场就有3.98亿美元的资金撤离。这可能就是全球流动性的拐点,也正式意味着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走出了2008年大危机来的非常状态。当然,欧洲和日本也在逐渐跟上。  这种撤出是国际资本的自发要求,它可能引发套息交易的全面反转。除了QE消退,其更深层次的背景在于目前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都存在着种种问题,例如经济陷入困境、社会或政局动荡、过度依赖外资等。近期,委内瑞拉和阿根廷正在经历大规模通胀,并承受着全球经济萎靡带来的压力。由于缺乏重大改革措施,这两个国家可能被卷入更悲惨的窘境。而乌克兰正发生社会骚乱,反对派在街头抗议,并与政府陷入对峙僵局。在非洲,世界上三个最大的铂金矿正在南非上演大罢工潮。土耳其去年年底改组内阁,更换了包括宣布辞职的内政部长、经济部长、环境和城市化部长在内的10名部长,伊斯坦布尔、安卡拉和伊兹密尔等十大城市爆发抗议活动,要求总理埃尔多安领导的政府下台。亚洲的泰国同样处于动荡之中。上个周日在泰国首都曼谷,当反政府示威者封锁投票站,对立的政治派别发生了冲突,造成一人死亡,数人受伤。这都成为外资逃亡的最佳理由。  2014年或是新兴市场最危险的一年  2014年,“易碎五国(Fragile Five)”巴西、南非、印度、土耳其和印尼等国都将面临国内政治大选,2014年或是新兴市场最危险的一年,目前的情形犹如1997亚太金融危机的前夜。我们希望投资人很快会认识到新兴市场正在分化为三种类型,这种分化将根据他们的对外收支平衡表展开——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双盈国家、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双赤国家和其他单盈单赤国家。双盈的国家可能只有中国,再辅助于高额的外汇储备以及可控的财政状况。双赤的国家包括印尼、印度、巴西、土耳其等国。其他国家则介于这两个极端之间。这三者目前已经呈现出差别化的趋势。  此外,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的结余——外汇储备水平也很重要,它会直接决定如果资本一旦外流,一个国家抵抗货币贬值的最终力量的强弱。韩国、墨西哥等经常账户良好的新兴经济体,已经表现出对国际资本的新的吸引力,这也有力证明了实体经济等内部因素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力。而中国经济也力图保持相对平稳发展势头,暂时资本流动未出现明显异常。EPFR数据也显示,中国市场是为数不多的吸引投资资金净流入的股基市场。  因此,正如良禽择木而栖,可能的迹象是资金并非完全回流美国做避险,而是在欧洲日本做一些分布,再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可能在新兴市场的不同层次之间做切换。这根本不同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以来的紧急状态,在全球经济总体趋于企稳的背景下,避险需求只是在局部释放,但这对新兴市场中的大部分国家仍然形成了挑战。  中国的机会  市场清楚地看到整个新兴市场的船板在摇晃,而中国有望再度充当舵手。投资者一定还记得,在1997年那一轮亚太金融危机中,人民币的坚挺将周边国家从危机的泥淖中拖出,为亚太新兴经济体挡了一枪。代价当然不小,但中国也就顺势取代了日本成为亚洲老大。与1997年不同的是,这次如果还要中国挡枪,那中国就要拿人民币换回大量的股权、资源、品牌、技术等。再顺势使人民币成为第三世界资源国的储备货币,握住全球生产链的上游,以此为契机推动人民币对大宗商品的计价、定价功能。例如,我们看到上海自贸区的原油期货交易和未来的各种大宗交易都使用人民币进行标价,这是兵家必争之地。  从长远看,新兴市场国家应加快推进经济结构调整,逐步摆脱其过度依赖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模式。新兴市场国家应将注意力转到扩大国内需求、提高内生增长动力和增强创新驱动力的轨道上。一方面,努力增加居民收入,提高居民消费能力,持续释放内需潜力;另一方面,积极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尽快培育出战略性新兴产业,逐步形成具有本国独特竞争优势的产业发展格局。而这些也正是中国目前在着力推进的转型和改革进程。  我们认为,中国的机会来了!危机对于中国而言总是机会。当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始终扭扭捏捏不肯让出太多的份额和话语权,美国的否决权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不会有变化;在发达经济体自身的高负债下,世界银行援助和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力度和意愿也不是太强;WTO的多哈回合其实已经死亡,发达经济体忙着构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等以形成新的贸易圈和游戏规则,总的思路是不带新兴经济体玩,或是以更高的入门费来玩,逼迫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二次入世。由于中国是最大能源消费国,潜在最大的消费国和最大的制造国,未来新兴世界的出路在于形成以中国为主的循环体系,以中国自己的需求、积累、资本为筹码来赢得全球化的红利。我们看到,这种布局已经在逐渐展开。例如去年金砖德班峰会就力图打造一个平行世界的新格局,“小三驾马车”(储备库V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砖发展银行VS世界银行,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VS世界贸易组织)正在启动,以及中国正在积极参与一系列的自贸区谈判,最新的消息是韩国将签订中韩自由贸易协定(FTA)放在2014年贸易政策首位。  从内部来看,中国在2014年必须保持经济、政治和社会的稳定,特别是要管理好预期,以及至关重要的流动性。在地方债务接续、土地要素资本化、国有资本混合化,这些大量的资金需求环境下,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全力输出人民币的总体布局的诉求下,货币当局应该保持流动性的适度供应,并准备好一旦出现外汇占款受到明显影响时,通过更加主动和灵活的降准等政策来进行流动性供给和替代性输出。

田园装修

美式装修

天保花语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