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屠守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有多平凡呢

发布时间:2021-01-07 12:24:59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屠守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到底有多平凡呢

他去世前低调无人识,去世后引无数人悼念。

他天资聪颖,是清华大学航空系高材生,也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系硕士。

他出身书香门第,谨遵“名节重泰山,利欲轻鸿毛”的信条。

他是火箭总体设计专家,与任新民、黄纬禄、梁守槃一起尊称为“航天四老”。

他就是屠守锷。

国人引以为傲的航天四老:任新民、黄纬禄、屠守锷、梁守槃

低调到无人相识

贵为“航天四老”,屠守锷的低调有点“离谱”,不少跟他一起工作的人离开了航天所,甚至想不起自己这位领导长什么样。

据知情人透露,平时开会时,屠守锷经常会坐在小角落里,跟一票刚毕业的学生坐在一起,胖胖的身躯裹着一身土布中山装,拿着一个破旧的小本子记重点,如果不用他发言,甚至连周边的学生都难以注意到他的存在。

在80~90年代,屠守锷已经成为中国最顶级的航天专家,是引领中国航天发展的奠基人,即便是这样的身份,当航天热被媒体大肆报道时,人们从报纸、杂志上基本看不到屠守锷的相关信息,甚至他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比他有名,他倒也乐的自在,可以一门心思做研究。

平凡的小老头子

屠守锷在老干部会上

屠守锷到底有多平凡?很少有人能从他身上看出任何留洋的气质,尽管他1940年就公费考取到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并顺利取得研究生学位,尽管他毕业后应聘成为布法罗寇蒂斯飞机制造厂的一名工程师,但跟其他从国外回国的大师级人物相比,屠守锷他的穿着打扮、平时的起居日常,更像是一位朴实的邻居老大爷。有人曾笑称,如果屠守锷走在大马路上,再给他配个鸟笼子,根本没人能认出来眼前这位,就是掌握中国航天最尖端技术的大师。

延续父辈的家风

钱学森和屠守锷

屠守锷的作风,其实跟他的父辈有很大的渊源。他出身书出生在浙江南浔一个并不富裕的小职员家庭,父亲是晚清举人,家中几代读书人都谨遵“名节重泰山,利欲轻鸿毛”的信条,他从小便深受家庭熏陶,对名利看得很轻。尤其是涉及到颁发相关荣誉的事情,屠守锷能躲就躲。

有一次院里要表彰他,专门搞了一个颁奖仪式,屠守锷听说后,怕别人找到他,难得一次在上班时间“旷工”,一个人躲到北京西山,带着个大保温杯及一块面包,愣是躲了整个一下午,直到颁奖仪式结束了,他才慢慢悠悠搭上公交车,回到工作单位,继续加班,又把白天浪费掉的时间给补了回来。

为救国远方留学

凡是不在意个人名利的人,俱深明大义,屠守锷就是这样一个人。

十几岁时,屠守锷在上海游学,遇到日军飞机空袭,繁华喧闹的大上海,瞬时间房倒屋塌、血肉横飞!面对劫难后的满目疮痍,少年屠守锷立下了自己的终生志愿:一定要亲手造出我们自己的飞机,赶走侵略者,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屠守锷年轻时候

抱着航空救国的决心,屠守锷发奋读书,并于11941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攻读研究生,期间无暇欣赏美丽的异国风情,并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横向加强筋薄板的强度》的论文,获科学硕士学位。毕业之后,屠守锷应聘成为布法罗寇蒂斯飞机制造厂的一名工程师,负责飞机强度分析。工作和生活条件都是简陋的,但这并未影响屠守锷的工作热情,因为他知道,。要想造出中国自己的飞机,光有理论知识是不够的,这是一个宝贵的实践机会。

一腔热血报国志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抗战胜利了,历经浩劫的祖国百废待兴。屠守锷归心似箭,他打算辞去工作。知道屠守锷要走,美国领导自然不肯放人,毕竟像屠守锷这样的人才在美国都难寻。屠守锷为了能顺利从美国,不得不假装生病,被拆穿之后,又故意消极怠工,再次被拆穿后,他只好舍掉还没领到的高额薪水以及在美国的不少个人财产,只收拾了一些个人日用品就偷偷趁着黑夜离开了工作地,接着他从东部的布法罗横穿北美大陆,期间历时40余天,个中滋味诸位可以想象,最终他顺利到达西海岸的旧金山。彼时,旧金山还没有开往中国的客轮,为此他搭乘开往青岛的运兵船,终于回到了祖国。

忍得了清平困苦

回国的日子是清苦的,到底有多苦?

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冬天,发射场刚刚建成,生活设施尚未配齐,试验队只能借其他单位一个简陋的食堂吃饭。屠守锷与试验队员们一起用餐,早上一般是窝头咸菜,中午、晚上就是白菜土豆。后来,有几位队员看屠守锷年纪较大,胃也不好,每天工作十分繁重,就向发射场的领导申请,在每天早餐时为屠守锷加一盘花生米。现在听起来十分普通的“花生米”,在当年可不是随便就能吃到的。但每次吃饭时,屠守锷总会把花生米分给同桌的工人吃。他说:“看你们在这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里工作,手冻肿了、脚冻坏了,有苦同吃、有福同享嘛!”

去世后全国震动

屠守锷生前

12月15日,屠守锷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中国航天界陨落了一颗巨星。

12月21日清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庄严肃穆,哀乐低回。屠守锷院士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党旗,慈祥的笑容永远定格在礼堂上方悬挂的黑白遗像上。人们排成长队,胸佩白花,向这位令人尊敬的老科学家深深鞠躬。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国家领导都送来花圈以示悼念。

真正的人物,往往都有着平凡的一面,因为他们没有精力去喧嚣,有的只是对专业和事业无尽的付出。

河北眼科医院

海南口腔医院

成都整形美容医院

安徽疱疹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