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桩伤害案背后的逃税案

发布时间:2020-07-13 16:30:36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吴凤波指认被砍伤之地 曹天健 摄

吴凤波想不到,他5年前开始的实名举报他人偷逃巨额税款的行为,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和命运:5年前,他是坐拥数千万元资产、事业蒸蒸日上的民营企业家,举报后他险遭杀身之祸,虽侥幸挣脱死神之手,却落下终身残疾,生活难以自理,每天靠妻子照顾日常起居。更让吴凤波想不到的是,税务机关虽然最终认定举报属实,被举报人偷逃税款总额约900万元,但因“被举报人查无下落”,该案至今没有结果,被举报人逍遥法外。

2015年3月2日,法治周末记者再次见到吴凤波。他艰难地脱下衬衣,两条长长的伤疤环绕着左臂,令人触目惊心。

“我多年来向滦平县税务机关等部门持续举报滦平县金慧丰矿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实际持股人李永钢偷逃国家巨额税款问题,其间多次接到恐吓电话,2013年10月遭报复险些丧命。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这起案件能够得到依法处理,报复行凶的犯罪嫌疑人被绳之以法。”吴凤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此前,2015年1月,法治周末海口牛皮癣公立医院记者从河北滦平县公安局获悉,对于吴凤波被砍致重伤一案,滦平县警方已立案侦查,持刀伤害吴凤波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之一的蔡某(河北献县籍)已被

抓获。但据蔡某交代,他与当天一起对吴凤波实施加害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互相间并不认识”。两人共同作案却彼此互不认识,这一情节让这起伤害案显得愈发蹊跷。

实名举报后屡遭报复威胁

据悉,从2010年4月开始,吴凤波多次向承德市滦平县地方税务局、滦平县公安局等部门实名举报李永钢偷逃巨额税款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从承德市公安局了解到,滦平县公安局在接到举报后对李永钢作出依法处理,李永钢补缴了部分税款。

在2013年5月26日的一份举报材料中吴凤波称,“从2009年11月3日至今,李永钢连续4年偷逃国家应缴纳税款1240万元,罚款620万元,滞纳金按税额每天万分之五计算,应缴纳790万元,共计应缴纳税款2650万元”。

举报称,2013年5月,有关执法部门就其举报信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了解。当地检察机关、公安机关也认定其举报的问题有据可查,有法可依,而且政策法规界定清楚,明确表示会尽快查处。就李永钢偷逃国家巨额税款一案,举报人多次请求滦平县地税部门把李永钢案移交给公安、检察机关,但被滦平县地税部门告知,在办理李永钢税款一案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压力和阻力。

“地税部门说他们现在找不到李永钢,李永钢不接电话,他们又没有公安、司法人员的权力,无法详细调查,只能等李永钢自己找上门来。”吴凤波说。

在向有关部门举报的同时,吴凤波还通过网络发出《谁是李永钢大胆偷漏国家巨额税款的保护伞?》进行实名举报。

在5月26日的举报材料中,吴凤波特别提到,2013年5月22日,他本人接到匿名恐吓电话,扬言如再不收手将孕妇健康知识对其实施报复。

光天化日下被砍成重伤

就在吴凤波发出上述举报材料5个月之后,2013年10月23日早晨8点25分,吴在滦平县工贸城其公司楼下遭袭——两名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将他砍倒在地后迅即逃离现场,整个袭击过程不过两三分钟。吴凤波身受重伤,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方脱离生命危险。

吴凤波认为,是自己的持续举报招来了杀身之祸。

“我刚下车,两名身材高大、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就出现在我身边,其中一人问我,‘你是吴凤波吗?’我本能地回答‘是’。‘你知道你得罪谁了吗?’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两名男子挥刀向我砍来,我伸手阻挡,砍刀不停地落在我身上……”

吴风波公司楼下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下了两名“互不相识”的歹徒从同时出现、共同作案到一起逃离的整个过程。

经滦平司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吴凤波左上臂、左臀部、左大腿刀砍伤;左桡神经损伤(不除外断裂);创伤失血性休克;左三角肌、肱二头肌、肱三头肌、臀中肌、髂胫束、股二头肌、股外侧肌断裂。其伤情符合《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八十七条之规定,鉴定意见为重伤。

举报人与被举报人曾是生意伙伴

事实上,吴凤波与李永钢曾是生意伙伴。

法治周末记者从承德市及滦平县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获悉,2008年6月至2009年10月,滦平县人吴凤波先后与滦平县金慧丰矿业公司签订铁矿探矿权转让协议及股权转让(合作)协议,根据上述协议,吴凤波受让了金慧丰矿业公司滦平县火斗山乡三道沟铁矿的探矿权以及金慧丰矿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吴凤波随之成为金慧丰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此前李永钢是原金慧丰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实际持股人。

有当地知情者披露,由于双方当初在合作过程中产生纠纷导致了日后矛盾升级,吴凤波在掌握了原金慧丰矿业有限公司及实际持股人李永钢偷逃巨额税款问题之后予以举报。

“不论吴凤波出于什么原因举报这起巨额偷逃税款案件,毫无疑问,这件事情本身有益于国家。”上述知情人认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吴凤波持续不断举报李永钢偷逃税款一案至被砍成重伤之后,2013年12月底,滦平县地方税务局经调查确定李永钢偷逃税款总额(包括滞纳金)约900万元。

滦平县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局长程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吴凤波举报的该起偷逃税款案件,是近年来滦平县乃至整个承德市区域内数额最大的一起案件。

被举报人缴25万罚款后“查无下落”

但这起“整个承德市区域内数额最大”的涉税案件,从2013年12月31日滦平县地方税务局作出行政处理、处罚决定至今并不顺利。

据了解,在滦平县地税局作出行政处理、处罚决定,要求原金慧丰矿业有限公司及实际持股人李永钢补缴应纳税款及滞纳金之后,2014年2月李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承德市地税局经审查,认定申请人取得股权转让收入并未依法纳税,构成偷逃税款性质,但因滦平县地税局适用的法条不对,因而加收的滞纳金有误。2014年5月,承德市地税局复议委员会经审理作出复议决定:因滦平县地税局适用的法条不对,加收的滞纳金有误,责成滦平县地税局算清数额,60日之内作出行政处罚变更的决定。

据承德市地税局税政科杨科长介绍,在滦平县地税局作出行政处罚变更决定之后,承德市地税局维持了滦平县地税局的处罚决定。李永钢对承德市地税局的复议结果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后撤诉。2014年10月底之前,李永钢缴纳了100余万元应缴税款,还差760余万元未缴。市地税局责成滦平县地税局催其将应缴税款缴纳入库,如其仍不缴纳,将对其名下的白云岩矿进行拍卖和变卖。“对于税务机关认定构成偷逃税款并下达追缴通知后仍拒不补缴应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将申请人民法院依法强制执行。”杨科长说。

但截至目前,该案仍无最终处理结果。

2月28日,法治周末记者电话联系承德市地税局了解该案最新情况,该局法规科马科长答复记者,因地税系统内部机构调整,具体业务前段交接刚刚结束。李永钢一案仍在执行中,市局按照程序对该案进行了督导,了解到之前该案经过诉讼程序(即李起诉又撤诉)之后,滦平县地税局进行了催缴,李缴纳了一次25万元的罚款。

“但之后,(滦平县地税局回复承德市地税局——记者注)再找当事人李永钢就查无下落了,滦平县局又采取了其他方式催缴。市局责成县局尽快结案,按照法定程序走,目前正在执行阶段。按照计划,第一是公告送达,之后是协同公安采取其他措施查找这个人。查封扣押必须找到这个人才能查封扣押,现在就是找不着。而且此前代理李永钢案件的律师现在称,李已与其解除了代理关系。”马科长告诉记者。

“我在向滦平县税务部门和公安部门的举报信中曾多次提到,李永钢早就办理了出国护照,提示执法机关防止李最后‘一走了之’,难道果真‘跑路’了不成?”吴凤波的爱人黄建萍告诉记者,听说李永钢“失联”的消息,至今每逢天气变化就浑身伤痛的吴凤波一度情绪失控,捶胸痛哭。

黄建萍称,事实上,李永钢偷逃税款案查处至今屡屡出现“意外”,其背后另有原因:李永钢在吴凤波对其实名举报后,曾经多次当面“告诫”吴凤波,自己上面有人,“你随便告”。(记者 曹天健)

法律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将原“偷税罪”罪名改为“逃税罪”。根据该修正案,逃避缴纳税款,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并且占各税种应纳税总额百分之十以上,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不补缴应纳税款、不缴纳滞纳金或者不接受行政处罚的;(二)纳税人五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又逃避缴纳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并且占各税种应纳税总额百分之十以上的;(三)扣缴义务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已扣、已收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纳税人在公安机关立案后再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或者接受行政处罚的,不影响刑事责任的追究。

徐州工作服定制

嘉峪关订做工作服

汕尾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