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火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本宅男迷恋二维美少女视其为爱人

发布时间:2020-03-23 12:03:36 阅读: 来源:火柴厂家

感谢nethero的投递新闻来源:国际周刊专稿在过去的10年中,日本动漫、游戏培养了一大批痴迷者.如今,有这样一群痴迷者沉迷于和虚拟人物的真实关系当中,他们将自己成为2D (二维,平面)爱好者.37岁的日本人尼桑说,他并不是成心爱上朝仓音梦(Nemutan)的.他们的第一次相见是尼桑的朋友带他去东京参加漫画大会,当尼桑在展览馆里闲逛时,他突然被朝仓的蓝色眼睛吸引了.

一开始,尼桑和朝仓只是做朋友.几个月后尼桑拿到了驾照,他约请朝仓坐上自己的车四周兜风.他们渐渐彼此相知,然后一起去更远的地方旅游:京都、大阪、奈良,为了省钱,他们睡在车里或挤在朋友的沙发上.他们在樱桃树下拍照,在旋转木马上嬉戏,在街角吃面条……三年以后的现在,尼桑和朝仓已没法分开了.尼桑说:“由于她,我有了那么多美好的体验.她改变了我的人生. ”事实上,朝仓音梦只是一个枕头套——她是一款名为《初音岛》的电脑游戏的主人公.这款游戏更像是一部有关校园爱情的互动视频小说.朝仓是主角的mm,她叫哥哥为“尼桑”(即日文中的“大哥哥”).在邂逅朝仓以后,尼桑也开始用这个名字称呼自己.朝仓音梦可能只有10岁或12岁大,身穿蓝色小比基尼,头上扎着金色丝带.尼桑知道她其实不真实,但这并不会改变他的倾慕. “她固然是我的女友,”他恍如十分吃惊地说,“我对她有真感情. ”真实生活其实不如意37岁的尼桑已谢顶,剩下的头发也已变成了灰色,“由于有糖尿病,我不能吃肉.我是个倒霉蛋.”在尼桑和朝仓共进午饭的这家餐厅里有很多家庭也在聚餐,有些妈妈们好奇地打量朝仓,大多数人则视而不见.尼桑说,不久之前他有过一个真实的女友,但后来被甩了.由于他走到哪里几近都带着朝仓,这让他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有些人不认为这很有意思,她又很占地方,”他说.他就像每一个好男人对待自己的女朋友那样对待她——周末带她出去唱歌,拍大头贴.尼桑不会带着朝仓去上班,但他抽屉里有一个备用抱枕,上边也有一样的朝仓图案.如果工作到很晚,“有了她,在办公室椅子上睡觉就容易多了. ”尼桑一共有七个朝仓音梦的枕套,只要价钱适合,他就会买下来——最初的那个他花了70美元.如果其中一个由于陪伴过久而退色或变脏,他就套上一个新的.尼桑很明白,一个成年人还沉迷于游戏人物,会显得很奇异,但他就是没法想象没有朝仓的生活,“当我死去的时候,我希望能抱着她被安葬. ”动漫、游戏培养2D痴迷者尼桑只是日本男女中兴起的一种亚文化的代表,他们沉迷于和虚拟人物的真实关系当中.这些自称2D(二维,平面)爱好者的群体正是御宅族文化的一部分——在过去的10年中,日本动漫、游戏培养了一大批痴迷者.要想明确地把2D爱好者归类于御宅族的哪一派是不可能的,由于它们的界限很模糊.像许多御宅族一样,大多数2D爱好者都有工作,要付房租,会和朋友出去玩(有些乃至已成家).但是和许多御宅族不同的是,他们对自己的“玩具”怀有真实的罗曼蒂克式情感.程度较轻的人可能收藏一套动漫人物的模型,会在闲暇时和她们出去约会.而像尼桑那样着迷程度较深的2D爱好者,就会真的把画有青春漫画少女的胖枕头当做女朋友.许多研究这1现象的人表示,2D爱好者的兴起可能与日本年轻人在现代情感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有关.一项政府调查显示,在日本30岁至34岁的成年人中,从未有过性生活的人占到了四分之一以上;50%的日本人没有异性朋友.对真实的浪漫失去兴趣40岁的本田透是2D爱好者运动的领头人,他已写了6本书来提倡2D生活方式.本田透从大学退学后,在好几家电子游戏公司工作过,几年前,他开始通过网络呼吁御宅族们要在帅哥美女们眼前挺起胸膛. 2005年,他出版了1本谴责所谓“恋爱资本主义”的书.本田透宣称,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在小本钱电影、肥皂剧和小说的作用下,“浪漫”已被过分市场化,其真实价值早已沦丧.根据本田透的说法,像他那样正直的人不再对浪漫抱有兴趣,转而投身于2D世界.“在真实世界里,纯洁的爱情已消失,”本田透写道,“只要锻炼自己的想象力,2D世界的关系比3D世界更富豪情. ”他坚持认为,自己并不是在宣传色情,而是提倡一种全新的浪漫概念.本田透的支持者将他的话牢记在心.但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本田透却说他担心沉迷2D会成为年轻御宅族一条太过容易的前途,毕竟有些人有能力在现实世界获得成功.“我不是说每个人都要立刻放弃对真实爱情的希望.我只是想说,像我这样没有退路的人可以在2D世界里活得快快乐乐. ”“萌文化”催生庞大市场在日本,对二维美少女的狂热现象足够为它自己赢得一个美称——“萌”,这个字在日文中和“燃烧”、“萌芽”同义.要到达理想的“萌”的关系,男性要将自己从现实的人际关系中解放出来,向一个特定的角色表达自己的热忱,不用担心承受考验或被谢绝.日本著名的行动经济学家森永琢郎说,每一个宅男都能被划分到某一“萌”的级别. “一端是正常人,他们对动漫人物没兴趣,只喜欢真实的女人,”他说,“另外一端则是2D死忠. ”森永自称他也是御宅族,在成为著名经济学家之前没有女人运,不过他现在已结婚了.森永笑称他的“萌”级为2级——更喜欢真实女人,但有很多男人处于另外一端. “我完全理解他们的感觉.这些人不想在社会里争先恐后,只想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小花园,平静地生活. ”在森永的分类表上,尼桑可能到达了8级或9级,对他而言,2D爱情是现实世界爱情的替代品.“萌文化”催生了大量定位于2D世界迷恋者的商品,从虚拟女友到人体抱枕,从少女塑像到穿着游戏人物服装的服务员.每一天,无数2D爱好者从日本各地赶到东京秋叶原,只为搜遍专卖店或参加同好们的活动,收罗新的“女友”,将她们纳为收藏.不甘心完全抛弃现实生活不过,正如本田透所说到的,不是所有2D爱好者都心甘情愿地完全抛弃现实生活.尼桑说:“我固然想结婚了.但你看看我,到处带着这东西的人怎样能结婚呢?人们可能会怀疑我是从哪一个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如果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样子,也许也会这样想. ”自嘲过后,尼桑的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我的内心斗争十分激烈.人们说,有的御宅族不想结婚,其实不是这样的.有些人的信心实在太过脆弱,所以选择了放弃,但在心底的最深处,他们与正常人一样充满渴望. ”尼桑说,如果他真能找到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中的爱情,他希望他的妻子能接受朝仓音梦:“她是我生命的结晶.如果把她带走,我会崩溃的. ”相干链接机器人也受热捧7月底,类人机器人 “HRP4C”身穿由著名婚纱设计师为其量身定做的婚纱亮相日本大阪,其长相颇似日本动漫女主角,还有着一头黑色直发.有人为此预言,机器人不但会成为人类的“好帮手”,乃至有可能成为“好伴侣”.每隔一两年,日本的研究人员都能研发出新一代的机器人.虽然日本研发的各种机器人大部分没法进入大众市场,但这其实不妨碍科研人员的热忱——机器人科技在日本所处的地位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重要.日本希望,机器人业能为延续走低的出生率和不断萎缩的劳动力市场提供解决方案.除此以外,日本发达的机器人业与其两大文化潮流也不无关系——科技与动漫.一些专家认为,日本人对机器人的酷爱植根于 “神道”信仰中.这类观念模糊了生命与非生命的界限,其追随者相信,所有的事物都能具有鲜活的灵魂.在日本人的观念中,机器人不是异己的存在物.“机器人在日本具有漫长且友好的历史,拟人化的机器人被认为是有生命的,乃至是家庭成员之一,”密歇根大学人类学教授詹尼佛·罗伯特森说.西方世界常常将机器人描绘成邪恶气力或对世界和平造成威逼,但日本却倾向于将机器人视作友好的.

成都西部白癜风医院特色医疗

北京最好的消化病医院

成都医大医院热门文章

相关阅读